罗马尼亚欧侨网微信二维码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中国新闻
分享到:7

东西问丨吕文利:通过“大一统”实践,清政府如何重塑各族群间的交往交流交融?

2024年07月10日 10: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7月9日电 题:通过“大一统”实践,清政府如何重塑各族群间的交往交流交融?

  ——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主任吕文利

  中新社记者 陈建新 徐雪莹

  历史是多种力量合力而成、所有民众互动实践的结果。在中华民族的形成过程中,各族群、团体间通过文化交流、婚姻结合、贸易往来等活动,形成“嵌入式互动”格局。

  这一格局如何影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有何内在演变逻辑?对今天有什么现实意义?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吕文利就此接受了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何为“嵌入式互动”格局?其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形成与发展起到何种作用?

  吕文利:以新疆为例,历史上无论遣官置郡,还是屯田戍边,体现的都是中央对新疆的纵向治理;各族群、团体间的文化交流、婚姻结合、贸易往来等,则体现了“嵌入式互动”。所谓“嵌入式互动”,是以和亲、通婚、贸易、互助等为表达手段的一种横向的历史互动,它是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关键。

  1771年,蒙古土尔扈特部在其首领渥巴锡的率领下,回到祖国。据学界研究,土尔扈特部在西迁至伏尔加河流域到东归之前,从未中断与祖国各方,尤其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上层的联系。可以说,恰恰是各族群间形成的“嵌入式互动”格局,才促成了这次东归。

  清代“嵌入式互动”格局的形成和发展,有其内在历史演变逻辑。早在明朝末年,伴随蒙藏形成宗教信仰上的联盟,满蒙结成军事及政治联盟,以及努尔哈赤推行“满汉一体”理念,各地区、集团之间开始形成这一格局。入关后,清政府顺势而为,因俗而治,把各民族地区纳入治理,进一步巩固强化了中国历史上的“大一统”局面,出现康乾盛世。随着治理深入,又进行“修教齐政”改革,实施“一体化”政策,进一步促成“嵌入式互动”格局的形成,并形塑和促进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发展。

舞台剧《东归•印象》在新疆和静县上演,艺术演绎了蒙古族土尔扈特部在首领渥巴锡汗的率领下,17万族人踏上东归祖国之路的历史故事。刘新 摄

  中新社记者:贸易与宗教如何影响“嵌入式互动”格局?

  吕文利:贸易和宗教由于跨越族群、社会、区域,成为影响乃至最终实现清代“嵌入式互动”格局形成的关键因素。

  具体来说,蒙古诸部因为宗教信仰,需要入藏熬茶,进而与清朝进行贸易,蒙藏双方在信仰上形成联盟,以及清政府力图借助藏传佛教控制蒙古,都反映了蒙古诸部、西藏藏传佛教和清政府的各自需求和灵活组织。例如,清政府与当时还未纳入版图的蒙古准噶尔部开展以物易物贸易时,满足其搭给部分现银的诉求;准噶尔使臣进京时,清政府允许其携货贸易;清政府还为准噶尔入藏熬茶花费大量银两,却不把费用直接布施给西藏寺庙……这些都是其统合准噶尔和西藏的政治策略。

  在互动过程中,满、蒙、藏、汉、回等彼此的文化深深嵌入对方骨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构成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中新社记者:清代各族群、各地域之间交往交流交融历史,是自发的还是被动的?为什么说清政府是“顺势而为”?

  吕文利:清代“嵌入式互动”格局的形成和发展过程,既有各族群、地域的自发融合,也有政府主导的互动与融合。

  明末清初,东北、蒙古、新疆、西藏等地区的族群形成了自发性的“嵌入式互动”,这种互动是各族群间互相借鉴、自发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例如,清朝入关前的60余年间,仅满蒙关系就经历了满洲向蒙古学习、满蒙同盟和清朝管辖蒙古三个阶段。从蒙汉、蒙藏关系来看,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在信仰的选择上大体也可分为笃信萨满教、试探白莲教以及信仰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三个阶段。

  入关后,清政府把边疆地区纳入治理范围。当时,经济快速发展,各族群人口迁移频繁,形成“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等热潮。此外,清政府也在有意进行空间规划,大规模迁移人口。

  随着治理深入,清政府在边疆地区施行“修教齐政”改革,成效显著。在政治上,清政府着力进行顶层设计,如规定满、汉、蒙等都可参加科举考试,形成政治上的“嵌入式互动”格局;在行政区划设计上,从雍正朝开始,在西南地区进行大规模改土归流,清末在边疆地区设省或筹议设省等,进一步促成“嵌入式互动”格局的形成。

游客在南京夫子庙景区的中国科举博物馆参观。泱波 摄

  中新社记者:“嵌入式互动”格局的形成,对清政府实现长治久安起什么作用?

  吕文利:清政府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族群问题和宗教问题是最关键的两大核心内容。妥善解决这两大问题,事关国家长治久安。

  与历代王朝不同,清代实现了政府主导、各族群协调融合、彼此共同嵌入成长互动的新格局。其中,最成功的经验就是在超越族群隔阂的基础上,用“大一统”思想和实践,重塑各族群间的交往交流交融,使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得以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具体来看,一是善于因势利导,创建了众多因地制宜的边疆政策;二是清朝皇帝提倡满汉平等的治理格局,包括在崇儒重道和宣扬佛教等信仰方面,坚持平等对待;三是以改革的智慧进行“修教齐政”。

  深刻了解历史上各地区、各群体形成的“嵌入式互动”格局,发掘各群体之间深层互动的内在机制,有利于激发群体协调发展的内驱力,促使国家在主导和增进各地区、各群体的良性互动方面推出符合实际、利于长治久安的政策,使得各群体在人口、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往交流交融维持在良性和可持续的轨道之上。

  横向历史上的“嵌入式互动”,可将其看作理解古代中国的一把钥匙,它强调各个组织、族群、行政单位、社会、团体的互动、融合和发展,对于今天具有借鉴意义。(完)

  受访者简介:

  吕文利,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西南边疆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央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强基计划”学业导师,内蒙古工业大学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陆地边疆历史与现实问题以及疆域理论问题等。出版专著有《嵌入式互动:清代蒙古入藏熬茶研究》等。

特别推荐
书画
工艺品
古玩珍藏
关于我们 - 欧桥传媒集团 - 电话:0040-751021899 - 邮编:SE3 9GX - 邮箱:ozqb@qq.com
地址:Flat 502 Loder House, 2 Anderson Road, Kidbrooke Village, London, United Kingdom, SE3 9GX
Copyright 2012 欧桥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