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欧侨网微信二维码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分享到:7

中国指挥家钱骏平让肖斯塔科维奇之声回响在雅典娜音乐厅

2018年12月16日 05:33 来源:欧洲侨报
舞动的指挥棒
舞动的指挥棒
舞动的指挥棒
舞动的指挥棒
舞动的指挥棒
舞动的指挥棒
/

《欧洲侨报》讯   近年来,中国指挥家钱骏平在世界舞台上十分活跃。他于2017年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指挥大赛中夺冠,现任苏格兰皇家国立交响乐团助理指挥,毕业于欧洲最好的音乐学院德国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以及美国最好的音乐学院费城的柯蒂斯音乐学院。今年的十二月13和14日,他率领罗马尼亚雅西爱乐乐团在首都布加勒斯特献演了两场精彩纷呈的音乐会。《欧洲侨报》首席记者高进在12月14日晚在布加勒斯特顶级的雅典娜音乐厅欣赏了钱骏平先生带来的音乐会后,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高: 钱先生,很高兴认识您!欢迎您来到罗马尼亚!

钱: 我也很荣幸!

高: 今天的音乐会特别的棒!我们一行人都很激动!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指挥这个行业的呢?

钱: 我一直都想成为一个职业指挥,但真正的客席指挥生涯大概是最近四五年的事情。

高:我看您在舞台上挥洒自如,这样一场场地指挥下来应该也是挺累的吧?

钱:在舞台上的时间其实还好,跟身体相比还是头脑更累,因为在舞台上要永远保持精神集中,某一个乐手出个错可以包容,指挥不行,因为指挥一旦出错整个乐团就可能散掉。所以我一直说指挥是一个“高危职业”。

高:指挥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呢?

钱:首先一个指挥得是一个好的音乐家,他的音乐修养、理解、造诣以及对于音乐的敏感程度要超过普遍乐团的乐手 - 至少我一直以来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不然凭什么我们站在前面指导别人该做什么呢?然后,指挥得是一个沟通大师、心灵导师、精神领袖、甚至像是传教士,随便你怎么称呼这种特性。这通常是一种性格,能够让乐团团员可以心甘情愿地按照你的建议演奏。但你并不能去强迫他们,至少在当今这个年代里,你必须想办法让他们觉得他们是在为自己的想法演奏,甚至是为了真理去演奏。

高:我看您的简历,您在很多地方都学习和工作过,可否谈谈平时作为一个指挥的日常生活呢?

钱:我们的生活其实总体来说物质上是单调的,不论我们在哪里,我们的主要任务都是吃好、睡好、学好。而事实上当我们去一个地方演出的时候,至少对我来说,为了保证排练和演出的质量,我大多数的时候都会在房间里学习和休息,因为任何的旅行都会占用精力和体力。学习占据了我们很大的生活时间,我们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业内的乐谱、语言、理论和背景知识书,除此之外对其它艺术门类、还有对于社会学、哲学和宗教的了解都非常重要,一个人的一切都会在其演奏过程中体现出来,完全是骗不了人的。所以这将是一个终身的修行。

高: 这是您第几次来罗马尼亚了?

钱: 这是我今年第三次。因为2017年在这里获奖,所以现在每年都会回来几次演出。所以对于罗马尼亚越来越有亲切感了。

高: 这次你率领罗马尼亚第二大城市雅西的交响乐团来布加勒斯特演出,能介绍一下这次演出的情况吗?

钱: 这次是罗马尼亚建国和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一百周年的特殊纪念音乐会,雅西爱乐乐团被评选为了年度罗马尼亚最佳乐团,所以被邀请到布加勒斯特的雅典娜音乐厅来演出两场。

高: 可以谈谈这次上演的曲目吗?

钱: 开场的曲目是罗马尼亚作曲家卢加尔斯基三首罗马尼亚组曲,然后我和维也纳艺术大学和柏林汉斯•艾斯勒(Hanns Eisler) 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Stefan Arnold将合作上演莫扎特的最后一首钢琴协奏曲-第二十七首。下半场我们的曲目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九交响曲。

高: 挑选这些曲目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吗?

钱: 这些曲目是我和乐团领导共商共议的结果。第一首作品是罗马尼亚本土作品,它符合本场音乐会的主题,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了解当地音乐文化风格的好机会,结果我非常喜欢这个作品,你在其它文化里找不出跟这首作品相似风格的,极其独特。第二首莫扎特的第二十七首钢琴协奏曲,是我最爱的莫扎特钢琴协奏曲之一,它创作于莫扎特生命的最后两年,音乐的戏剧张力以及对于想象力的构架手法已经炉火纯青,但这部作品却是莫扎特生命里最纯净的作品之一,天使般的纯净,就好像他在生命的末端找到了某种答案一样,返璞归真。而阿诺德教授将此表现得淋漓尽致。下半场的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九交响曲是一部非常独特的作品,首先,从横向比较的角度来说,一个作曲家的第九交响曲总是具有非凡的意义,我们看到贝多芬,德沃夏克,布鲁克纳或是马勒,无一不是他们各自艺术生涯集大成的作品。然而对于老肖却不是。我们在中国都叫他老肖呵呵。背景是这部作品创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之后,我们都知道苏联红军攻占了柏林取得了胜利,斯大林政府下令让肖斯塔科维奇写一部赞扬战争胜利的宏篇大作,然后老肖却写出了一个大概二十五分钟,类似新古典主义满篇反讽风格的作品。因为在他看来,当苏联全国一致对外抗击敌人的时候,其实是本国人民最自由的时候,而战争的胜利其实意味着斯大林又该将矛头对准本国的人民,新一轮的大清洗又将开始。这部是他最短也是最轻巧的交响曲,但也是他颠僧性格的最好反应。我非常能够体会他的处境,并且我也不觉得他的作品仅仅在那个时代语境里才有意义,而是在任何地区任何时代都有着其它作品所无法表达的内涵和无法替代的存在价值,他是在描写丑陋,但是却是出于一颗圣人的心。

高: 再次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精彩的音乐会!

钱: 谢谢!

(摄影 :欧洲侨报记者Roza Zah、朱荣富)


关于我们 - 欧桥传媒集团 - 电话:0040-751021899 - 邮编:999032 - 邮箱:ozqb@qq.com
地址:str Pipera-tunari48,Bucuresti
Copyright 2012 欧桥网. All Rights Reserved